• 2013-10-18

    想看到总能看到

    Tag:

    我不能翻过去的blog

    随时可以把自己哭成傻逼 从2004年开始的 这样

    想看的都能看到 既然十年已过 换了人生 也要换个地方吧

    http://nothingpark.lofter.com/

     

  • 从本月开始的 每周一夜辟谷之后 早起喝了柠檬水 紫砂煲里有加了新鲜水果的银耳汤 洗完脸吃着鸡蛋煮咖啡的时候 看了一眼外面 就傻逼了

    这才是真的生化危机吧 整个灰色世界也就算了 垃圾龙卷风屁颠屁颠的撒着欢 开了一条小缝的窗户边缘居然吹进来一支树叶。。。

    你妈的 正准备挽起袖子大干一番出门上班的我 立刻耸了。。。愁眉苦脸的趴在窗户上看了半天 灰色天空在半小时内变成土黄色  我日 沙尘暴来了!!

    做了一枚南方的水灵娃儿 哪里见过这种阵势 顶多是在蝉儿闹腾的夏天偶尔吹来点凉爽台风擦边球。。。从没想过自己会生活在大漠里啊。。。

    左思右想 自我鼓励又加抽烟壮胆 最终还是放弃上班 决定老实在家工作好了。。。。

    对帝都真是爱不起来啊 要是把如今的生活整个挪到南方就好了。。。。。

    是不是春天就要在垃圾沙尘暴和龙卷风中挣扎啊  撩人心弦的小春风在哪里 温润蕴含泥土香味的空气在哪里啊 春节回武汉  春节啊 都是满眼绿树 一院腊梅香 在帝都一年 除了灰土尘就是脏雪腥 真心给帝都跪了!

    ----------------

    叉妹有一笔钱 在paypal汇上给一个朋友  因为一些非主观因素 600美金汇错给之前她买军鼓的美国卖家 绝望之际 抱着考验美国人民人品的心情 给卖家写了一封信 众人都在感叹这笔钱是肯定要不回来了的时候  美国卖家悄默悄声一点都不罗嗦的把钱退给了她 

    喜极而泣之余 很难不想到我大中华泱泱国民。。。。

    从我开太空装修开始 见识到的一个个千方百计骗钱不老实的丑恶嘴脸 再到搬家里到帝都 那些个死不讲理掏心掏肺用整个生命在骗人在坑人在混的屌丝王八蛋们 只能觉得 地球上这一块可能真的坏透了 也不会再好了

    所以只有自己坚持做一个好人 去相信总有一天积攒的人品会带来一些小小的安慰 而这些安慰其实只是自我投射 事情好 就感谢;事情不好 自己吞下去

    以前总觉得人都还是好的 就跟降魔里的师傅似地 还以为能唤醒真善美呢 朋友 剃度和大悟都是痛彻心扉的 对于恶 只有以暴制暴 别跟精神分裂的抗狂躁症臭傻逼们讲道理 直接给他们灭了才行

    但我功力还不够 暂且自保 躲远一点 有一点不合适赶快拉黑 别个自己添堵了

    双鱼月份到了 我怎么还在过冬天啊。。。。尼玛是不是就此要过100年冬天了。。。。

  • 2012年那个所谓末日降至的时候,在资本主义国家摸爬滚打了几年的叉妹回到国内,不太情愿的随便去一个录音室晃了晃,遇见从武汉来帝都录音的AV大久保,顺便找胡娟要了我的电话。
    第二天,提早开溜准备回家在末日前最后见一次MAYA的我,接到了叉妹电话,她说:“杨小捌,你在哪儿,我在北京。”
    于是我们约在四惠东地铁站见面。我把自己丢入一大堆羽绒服、帽子以及围巾里,滚动过凛冽的帝都冬夜,爬上四惠东地铁站那截高高的楼梯,心里想着,她会站在哪一砣汹涌的人流中呢?然后我看到了带着耳机一脸迷茫略带慌张四处张望的老罗,老罗送maya到我家,然后自己坐地铁回鼓楼的家。我们两看到对方,都有种绝境逢生路遇贵人的感觉,他对我说:“小捌,这里人真是太多了……”
    后来我想起看到叉叉的情景,下到八通线,我跑来跑去,然后看到背着双肩包穿着呢子外套的叉叉。

    那一天晚上,我们三个,事隔几年,居然再末日之前都待在帝都。上一次我们在一起,是在武汉,那大概是2008年?还是2007年?我记得是,我去了大理,然后和maya一起去了成都找叉叉,然后我又跟SMZB演出一起去了成都,叉叉又跑到武汉,玛雅也跑到武汉。那时候她们拎着一瓶红酒坐公交车去东湖边找我,我在东湖边的报社里上班,我们喝了红酒,跑到VOX ,半夜在理工大吃烧烤,叉叉非要脱了鞋在脏兮兮的路上又跑又跳还要爬树。

    我是不是记错了?应该是,我先跟SMZB去的成都,然后认识了叉叉;然后叉叉来了武汉,然后我从第一份工作辞职,去了大理,和maya一起去了成都。

    大概是这样吧,反正那之后,我回到武汉,又工作了两年。辞职后,开了一家酒吧,两年后,关了酒吧,又当了一年记者。这之间,谈恋爱,分手,又谈恋爱,又分手。以武汉为中心点往国内外辐射一次一次又一次,期间还和maya一起去了趟老挝。然后2012年初不小心离开武汉到了帝都,一直处于漫不经心毫无准备的跌宕起伏之中。
    maya,从大理离开,到处游荡,盖满了一本护照,去了南美,回来后我们又在大理见了一次,然后回帝都,当了女招待,去了美国,回来去了新疆当丧心病狂的志愿者老师,然后又回到帝都,在鼓楼当了一段时间的幼儿园老师,然后在2012年快结束的时候,怀孕,2013年初结婚。
    叉叉,离开成都,去了法国,做了乐队,到处巡演,上设计学院,不上了,去美国,然后回法国,读音乐学院,然后想方设法千辛万苦又去了美国,2012年底回了帝都,做乐队,录音。

    这是十年里我们三个的轨迹。这趟末日之后,我的生活里又发生了一些说不上是事儿的傻逼事儿。之后叉叉搬到家里,我对她说,老天还是爱我的,所以让你这时候回来了。

    有人抱怨世界不公平,这个世界本身就不公平,但我觉得幸运的是总能从傻逼shit的生活里找到一些美妙,这种本领,真的是要感谢我的爸妈,彻头彻尾的双鱼家庭,漫不经心以本能生活,没有什么贪欲,对现实聚焦不稳,生性活泼开朗,把硬币丢到地上只是为了听一声响。

    叉叉给我看了一篇她写的东西,那时候她去美国陪脚脚,回来之后一篇未完成的小说,里面有一句实在是矫情得很打动我“有些人,生来就是为了离开。”

    几个月这句话一直在脑袋里转 我想我肯定还是要离开,不会待在帝都,一直提醒自己,这是不是你真正想要的呢?
    真正离开武汉之后,回到武汉,反而变成一件奇怪的事情。我第一次回武汉,没有一天不在外面玩儿;到了2013年春节,我回武汉,成天待在家里,情人节和爸妈去了山里,泡在温泉,旁晚站在山间的亭子里,看着外面飘着春雨,半山腰温泉冒着热汽。

    我想我都干了什么呢,三十年,我终于成了自己多年前预言的那样,孑然一身。回到武汉,见到朋友,都是合家欢,结婚,生子,成家,立业。于是自己也就真的没什么可说的, 大家都很好,都很幸福。你要说什么呢 ,说在外面过得不好, 那是你傻逼 非要出去;说你过的好, 你得瑟个鸡吧, 如此一来, 也只好什么都不说, 依旧是喝两杯 ,飞几口, 胡逼逼一下, 去一下那些十几年都不会变的酒吧,可以了。

    这一年,心境真是变了太多。对很多事情很倦怠, 完全没有兴趣,对另外一些事情,生活本质,反而关注了许多。因为之前在武汉过的太舒服,完全是自己折腾,出门在外,就觉得修行真是靠自己,那些感觉淡了的事情 ,就算在一年前, 我还坚定不移的以为会坚持一辈子 ,一旦正视自己对此完全没有兴趣, 真是很难过 !不晓得是因为客观原因, 还是荷尔蒙, 还是自己真的变了, 其实内心觉得真的是变了, 由此一来, 更加唏嘘。
    可我并没有就此觉得心灰意冷,只是更加坚定了,要变成一个更好的人。无论是自己傻逼也好,天真也好,也不想将就一些虚伪的三观,想要得到什么,自己去争取,不伤害别人,可真正也要剔除生命里那些拖累的关系。

    人生想要轻松,必须要轻装上阵,无论是物欲,还是情感,都要清爽。
    我知道自己一直要自由,也晓得自由必须付出代价,但那些认知还是有些矫情和客观,现在真正有了一些本质上的体会。我怎么可能不喜欢漂亮的衣服呢,我怎么会不想念纵情流光溢彩的那些美酒party,还有那些真的假的灵魂共振……

    但如果真的想得到自由,现在是可以舍弃的。

    去年底豆瓣丢了,重新找回的时候,丢了很多相片,似乎那些时光就轻易被抹去了。其实也就是轻易被抹去了,后来我翻了翻豆油,看到很多邮件,还有一封是2010年叉叉在法国的时候,我们互相的通信。
    叉叉:老子经常在跟别人跟自己讲道理,讲到极其纯熟自以为老子什么都明白了人生就这个样子了,到现在才发现不过是一厢情愿的伪成熟,遇到什么事情还是一股子少年 热 血,胡七八遭乱来,从来不讲点理智。这就是我们的人生可爱又可恨的纠结点。因为到今天我都觉得,我们是一样的人,凭着一身本能和直觉在世界上使劲折腾,不 服输,总要跟命去搏一搏。我们都过了青春期,却始终都不愿意长大,好像永远要青春和美丽下去,跟自己的人生较劲,永远要义无返顾下去,一条路走到黑。
    2010年 2月3日

    我:我现在急于要把这封信的中心思想先告诉你:请一定要坚持自己的理想!

    2010年过的飞快冬天来之前我突然想起去年刚开始练瑜伽的时候给你写过几封信 这才发现 冬天又来了
    我 完全能理解你的感觉 而且绝对支持你一定要坚定的走下去一定要充满好奇心的去面对这个世界你的面前真的是一整个世界 世界上大多数不快乐的人 他们不快乐是因为不懂得审视自己的欲望 只是有一股怨气无法发出去而又必须辛苦的工作才能够生活 叉娃儿 你要感谢你并不需要面对一些问题 那么你就一定要坚定的深入到你想去面对的那个领域 艺术 生活 现在你在做的乐队 这是一段无与伦比的经历 只属于你自己 你的人生也是你自己的也没有谁可以代替你活 所以你必须要为自己好起来 更好。

    2013年1月24日的晚上,在帝都,车开出地库,雪花扑向车窗,停在711,买了六种口味的小熊糖、椰子汁、芒果杯,抱着东西往车走的时候,世界好像已经全白了。含着一颗兰花味道小熊糖抬起头,偶遇雪夜烟花。开了五分钟,拐了一个街道,完全没下雪——这都是真的嘛。
    所以,我们唯一要坚持的事情是 :“不要变成自己都不喜欢的人。”

    这个冬天太漫长了 都快忘了夏天穿花裙子的感觉。春节2月份才来,武汉中南院子里的腊梅开得销魂,满城绿树。跟YUDI去宝通寺烧香,爬到山顶,看到菜薹,静静的抽烟,觉得挺好的。坐树莓色的地铁,以为自己的家乡是一个童话,本来也是,白酒叫白云边,烟名是望星空,我这么矫情,真是有原因。

    回到帝都,路边还有三个月前的脏雪,毒气四散,我问自己为什么还没有走呢?因为还要再坚持一下,不要慌,不要怕,春风就快拂面了。

  • 2013-01-16

    重拾失传已久的修行

    Tag:

    期盼中的末日终于没有毁灭地球,近二十年的三观就这么彻底破了,顿时在异乡成了完全沉默的空心人。还是二逼的鼓励自己,自动经升级了,总有一天向着夜空挥舞浴巾,会有飞船来带我离开云云。

     

    末日如愿以偿的回到中南的小床上。那几天过的相当奇怪,要死要活非要回去,在假装的final party 上,和姑娘们分享一袋 magic 蘑菇,看到一些光,见到一些人,确跟想的完全不一样。第二天午后的阳光很好,开着窗户,冲很热很热的热水澡,飞一个,阳光的味道,冬天湿润空气,撞在一起,总有一股春天的错觉。

    以前总能看到隔壁院子的倒数第二层,有个人天长地久的趴窗边,这次回去没看见了,恍惚中自己变成了他,长久的寂寞的困在一个空间里出不去。

     

    这一年才算体会,真正的寂寞是根本不说的,翻江倒海的沉默,风吹过去撩不起头发,透过身体,什么都抓不住。而如果这样习惯了寂寞,就会越来越沉默,变成另一个人,忘记曾经喜欢的那些东西,缩成一颗尘埃。

     

    我不太想变成这样,但也不想和从前一样,只是重新审视之后,宁愿精简生活,更加轻快,没那么多花俏的部分,与人,与物,都要更加精简才好。

     

    就这样在帝都活了一年。新年过后,一场有毒的大霾淹了整个城市,喉咙巨疼,问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么脏的地方吸毒,干脆去个海边真正吸毒好了嘛!还没到走的时候吧,这么认真努力生活的一年,跟夏天在秦皇岛握不住的沙子似地漏过去了,什么都没留下,还是没钱,还是动辄在心里崩塌,越来越空,这么到了三十岁。

    帝都是个怪兽,不断吸收所有人最美好的部分,稍不注意,就会被淹没。

    可我不会的,老子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昨天晚上,叉叉在家做了蜂蜜柚子茶,不知为什么非常非常苦,我们大笑着干杯,硬生生的喝了进去,大叫着:一定很去火!皮肤会变好!

    小白喝了一口,立刻去吐了,我觉得从来没有喝过这么苦这么难喝的柚子茶。

    可我还是喝了,因为觉得,帝都很脏,我喝进去,以毒攻毒。每天到了下午4 点,就觉得无法呼吸。冬天太可怕了,每天活在要被衣服压死,又冷又热,干燥肮脏,浑身无力的状态里。

     

    只能重拾失传已久的修行,假装很坚强的用力活下去。

     

     

  • 2013-01-16

    我回来了

    Tag:

    大霾之后的帝都 今天突然有懒洋洋的冰冷好阳光

    一首歌循环一下午 翻江倒海的沉默

     我回来了

     

  • 2012-11-13

    2012 11 13

    Tag:

    迅速的说一句 不知道为什么过成现在这样

    不是说不好 只是不明白

    有空再细说吧

    miss u

    but,who are u.....

  • 2012-04-18

    take care 八小姐

    Tag:

    2012年开始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会永远生活在粗糙多情湿润的江城,穿着二手的花裙子站在阳光里,周末无所事事的和姑娘们在脏兮兮的鲁巷片区买醉,随便跳舞,隔段时间大家就集体失控。

    十一年前,考大学,因为一个男孩儿,心血来潮也要去考艺术院校。当时最爱TICA 《中外少年》,有人在上面写北广,写中戏,写上戏。中戏上戏似乎听上都特别专业,考了北广,居然考上了。可最终留在了武汉,一疯十年。

    十一年后,居然离开武汉,居然生活在北广附近,如今已经叫传媒大学了。

     

    这是完全没有预兆的离开。开年结束开年为期一个半月的旅行回家,母后娘娘还在为要我去换个“靠谱钱多”的大报社怒吼“几十岁的人”之类云云;一周后发现我要离开武汉,又开始大哭,觉得我单飞不会做饭迟早饿死自己,要不然就是喝醉了没人照顾险遭不测。。。

    喝醉这件事儿不太会发生,我现在对帝都没有足够安全感;饿死也不会发生,但尼玛东西难吃是真的,只好自己动手做饭,叼着烟炒菜,都是被逼的。。。。

    东五环,沙尘暴的春天,城乡结合部加班美少年,租了一套小房子,楼下有颗玉兰,好像昙花,只开了一夜。

    太空教会我耐心,放慢节奏;多少年的旁观,看来来去去。

     

    今年是觉得灵台一片澄净,任何事情都交给直觉。于是,工作也没有什么,一切都会按部就班发展下去。独自生活也没有关系,从娘娘变成丫鬟,自己租好房子,打点一切,操心食物,打扫卫生……

    来帝都一个月,还没有进城,周末晒太阳吃茶chill out 。不过我也不是为了在城乡结合部生活来的帝都,take care八小姐

  • 2012-03-20

    这些我记住了

    Tag:

    侠肝义胆 风情万种 妖娆多姿 在自由生活的道路上从未停止过 永远年轻 永远热泪盈眶  永远牛逼哄哄 永远没有悲伤 决绝的快乐,凶狠的自由

    这些我都记住了 生日那天收到的各种表白 搞得我睡前醒来都又哭又笑

    既然我在你们眼中这么酷 就一定要入戏更深 

    但我想说 喝来喝去 跳来跳去 亲来抱去 空姐团碰杯时说的最多的一句是:要幸福哦!

    这些姑娘们 一直在这个城市陪着我 十年 男人来来去去 姑娘们一直都在 

    我现在突然想起的一些事情:和MAYA一起在武胜路吃汽水包子 楼上是SMZB在排练;有一次我失恋 跑到当时YUDI住的南湖 霸占人家的沙发 一边大骂一边大哭一边吃西瓜;蓓蓓短暂的深圳生活之前 我们在大桥下拍了几张相片;和蓓蓓 赵飞飞在高温夏日装修太空 蹲在门口涂星星盘;我们一起跑到上海 陪蓓姐谈恋爱;夏天旁晚气急败坏准备PARTY的时候赵飞飞背着行李回来了 一住又是半年 陪我们度过最初的太空;雷拉姐姐第一次来太空 穿得跟白雪公主似的 一身纯白皮草 喝了两杯酒 大讲失恋以及去三亚玩儿的经历 从那之后到现在 几乎每个周末我们都在一起;在泰国海边各自走散 一点也不担心对方;在琅勃拉邦如影随形 觉得对方就是最好的玩具……

    水逆期间 我一个EX都没有思念 却总想起这么多年的姑娘们 还有我的太空

    那些不是一直陪着我 却很重要的姑娘们 对 就是你们

    这是真的 都要幸福 必须幸福

    今天晚上 天气 大姨妈 水逆 双鱼月最后一天 二十岁最后一年 收拾行李 写日记 这些都让我有点blue 无论遇到多伤心狗血倒霉的事儿 一直固执的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 以前是这样 现在也是这样 以后也是这样  

    姑娘们 我爱你们 

  • 2012-03-20

    一月份到三月份

    Tag:

    2012年1月到三月 春夏秋冬过了个遍

    春节前 无法忍受冬天 完全的宅 于是毅然拖着箱子走了 平生第一次不在家过春节

    于是先回了大理 见COCO 住COCO家 每夜趴在vodka吧台上喝到早上5点 上午十点还要为COCO叫着“杨小八”你这个**给出朦胧回应  除了第一天到大理 例行的把自己喝成傻逼以后 再也没喝醉  包括到现在  蛮开心 有天晚上vodka卖出了200个SHOT 把我姐Vanessa和KIKI忙死了 把我喝疯了 4点半在一片混乱中逃走  和KIKI吃brunch  溜苕 喝咖啡  在凤凰跳舞 陪皇上置办年货 吃了一顿充斥着不认识的国际友人的年饭  和小哥半夜去泡温泉 午后半山腰晒太阳 

    二十天穿同一件童装马甲 剪掉长发之后 在大理以真汉子闻名 COCO评语:“无论外表、行为还是内心 你都比一般男人更爷儿们”

    大理依然很妙 从来都不愿意离开 

    2月初回了昆明 见飞船 和MAYA重逢 2011年我们分别在武汉相见 无聊白领的我住在某个酒店公寓的顶层 有男朋友有猫还有游戏机 和他们逛东湖晚上鲁巷SHOT车轮战  2012年再见 我是个单身的寂寞穷B 但整个状态好得不得了 “一切都随缘”

    于是去了老挝 从昆明到琅勃拉邦 一天一夜的夜车 出发那天是上元灯节  春风醉人 盘山路旋转没有尽头 越来越靠近夏夜星空 心神荡漾  一无所知的琅勃拉邦 简直就是太妃糖 路遇微笑的小和尚都是香喷喷的 没有红绿灯的小镇 走哪儿都是绿野仙踪里的神奇大树 如此温柔甜美 我都不好意思穿短裤露大腿 傍晚巨顶咖啡一个 起飞 看大皇宫点蜡烛

    在琅勃拉邦 每天都在梦里活着 夜市 哥特树 落英缤纷火锅 小粉车 平移 飞驰的摩托和突突 灵动的小哥 最爱的小和尚 南康河游泳 从早飞到晚 easygoing 十年瞬间而过 海王星回归 心想事成

    就这样到了2月底 无可避免的要回武汉 回到昆明 差一点就改了机票 但我是个多么有责任感的人 其实主要是怕我妈再咆哮了 就这样又从夏天瞬间跳跃到春天又跳跃到冬天  回武汉的红眼航班停在冷雨夜 心情简直糟糕透顶了

    不过还是平静的回到温暖的家 豹纹小床 睡了一周 又去了帝都 。。。。周末就见了见朋友 转了三个酒吧 到了早上7点 太浮夸了。。。

    就这样不晓得为什么到了3月了 从帝都赶回武汉参加贺捷婚礼 和我一天生日的老大 和GINA第一次接吻就是在太空吧 婚礼上大狗唱了一首《帆》 搞得我和蓓姐一边骂人一边飙泪 百感交集 我们大概是那天婚礼上唯一飙泪的人吧 但一个没有飙泪的婚礼一点都不完整 所以老大的婚礼是完整的 哈哈哈

    然后 生日就到了 29岁 生日过了整整一个星期 最好运的是 回武汉后一直下雨 没想到生日那天居然大晴天  约了姑娘们下午喝咖啡吃甜品  蓓姐 兔子 YUDI 欢子 Layla 晚上在有水晶灯公主椅的红丝绒房间吃晚餐喝粉红色名字叫邂逅的酒 到了周末 和BUBU、Layla去了汉口JAZZBAR 没想到全都是认识十年的熟人在里面玩JAZZ

    第二天约了所有姑娘们 Layla 蓓姐 YUDI 兔子 元元 小咪 夏爽 mavis 欢子 在FH干掉两个野葛一个红酒无数其他乱七八糟的SHOT啤酒长岛之类 然后全体上楼跳舞  飞得不行 身边全是大妞 然后YUDI就在一片混乱的跳舞之中飙泪 也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是我过生日嘛 收到的礼物全是party小伙伴 各种爱 我要走了 你们把爱让我随身带着 走到哪里都不孤单寂寞 这个生日太完美了 而且我一点都没有喝挂 除了最后跳舞跳到连身裤有点走光。。。

    生日一过完 大姨妈气势汹汹的来了 在家收拾东西 收得心浮气躁 于是坐过来写BLOG

    2011的生日蛮低调 2010年的生日在太空 太空史上最飞最乱party 小哥哥们为了我很欢快的打了一场架 真是开心

    以前生日 都会有EX的祝福 去年底和各种EX都纷纷翻脸绝交 今年真是纯净 完全没有一点黏糊不清爽的关系


    这么多年一直在这里念叨的要离开  在一趟旅行里莫名其妙得到离开的理由 珍惜所有的信任 这也是一切随缘

    2012第一个季度太灵动了 要保持 这几天冷过去了 等我到那个不太适合人类生存的城市 春天就真的来了

    近期图片 请点击: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65588963/

     

  • 2012-02-22

    come back

    Tag:

    回武汉的飞机居然要经停贵阳 走向摆渡车的时候完全被冻醒了

    就这样回到熟悉的生活里

    旅途全是幻觉 只有我自己是真的

     

  • 2011-12-30

    2011

    Tag:

     

    3月份的最后几天,关掉了太空。最后一天,我,李蓓妍,YUDI、突厥小狼狗,一起在店里收拾东西。我抱着金招财在二楼跑来跑去很多圈,拍了不少相片。大家挤在一楼坐塌了的小沙发上把剩下的酒喝光了。那时我想,恩,开了两年酒吧,差不多够回到正常人生中了。

    结果所谓正常人生,又被我过成一团糟。

    和小狼狗在顶楼生活了两个月,吉他英雄练到最高级。小狼狗说,我还是个小男孩儿。我立刻收拾东西回了家。

    我想,恩,尼玛,新欢一把把,谁也不能阻止我开始新生活。

    剪掉了十年的长发,最舍不得是COCO和左伟帮我做的两根美丽的脏辫儿。从此在短发染发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8月份,和女大王,YUDI,一起去了泰国。各种的和dealer打交道,各国的小哥哥们,太疯了,鸟屋一号房的私人海滩,必须要回到岛上。

    回来之后有一个月都靠相片度日。
    9月到10月初 人生最惨烈的低谷,人生观完全动摇,完全看不到出路,万念俱灰,没意思透了。

    10月下,带着京城恶少逛江城,借着他们的眼睛,好像又看到一丝武汉的美妙。草莓音乐节,耍POI喝酒草地乱逛两天。

    11月,巨宅。有限的生命投入无限的宅。

    12月初,宅到天荒地老。忍无可忍之下,和女大王去了一趟南京。事实证明,只有dealer喜欢我们。

    平安夜,熟人买醉,今年第一次断片,凭借顽强的意志力以及外人看起来还留存一丝清醒的回了家;圣诞节,SMZB15周年,听到了drunk with  city的时候,突然觉得这是自己最后一次看他们演出。事后在FH,硬生生看见自己的心碎成千万片,散落在脏兮兮的地上,但还是以最无坚不摧的姿态站在高跟鞋上,擦着近似黑的口红,顶着一头红发,看着你千变万化的脸,只有原谅你,忘记你,彻底从人生中删除你。

    因为没有人照顾,我只有保护自己。一滴眼泪都没有,寂寞到底,就能清醒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最强烈的疼,并且牢牢记住,告诉自己,彻底毁灭,才有新生。

    总是这样告诉自己,不会就是这样的,一定会好,一定会有新的开始。

    2011大起大落太多,总体来说,一团糟。常态出现的欢乐,成了少之又少的安慰。一年来看了许多翻脸和绝交,觉得一切都正常极了,离开了逃避现实的太空,重返正常生活,就是这样。这一年很擅长换位思考。

    无恨,谈不上伤,有限的生命无限的寂寞,变得很懒,今后也决定懒下去。

    原谅所有的无情无义、诽谤、冲动以及自私。无非是各人的选择,没必要计较,相逢一笑泯恩仇,何况根本没有恩仇,暂时我还不想再相逢。

    2012终于到了!!!!!!!!!

     

     

  • 2011-12-26

    2011 圣诞节

    Tag:

    还有一个星期 2011年就结束了

    2012就这么来了

    圣诞节总是会发生点什么

    今年是 断片+恩断义绝

    25号SMZB十五周年专场 演了 drunk with city 吴维说这首歌给八姐 我当即感动的觉得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在这个熟悉的地方看他们了 后台的入口 这个位置 十五年 

    晚一点的时候 站在FH  心碎了一地  

    这个世界还真是无情无义 对自己的过往人生一点也留恋不得 唯有恩断义绝

    毁灭得更彻底一些 才能有新的开始

     

     

     

  • 2011-12-12

    bloodmoon

    Tag:

    做为一个水逆期间的周六 我兴致勃勃的联系了一堆采访 没一个联系成功了的 于是就在大下午出门 去昙华林参加一个展览开幕

    通告时间下午4点 先去胭脂路买了扣子 接着疾走昙华林 展览那儿大门紧锁 打了电话才知道人家是尼玛晚上7点 也不知道是谁错了 只好去大水的店里发呆抱猫 喝咖啡 吃酒心巧克力 看大水和蓬蓬恩爱的忙碌着给源源不绝的脖子上挂着各种炮的文艺青年们做咖啡做松饼

    然后有个四五岁的小萝莉突然跑到我旁边对我说:我家地里没有土,但是有很多花儿。

    一脑袋黑线的我只说:那花儿是哪儿来的?

    小萝莉说:我也不知道,长得很像喇叭花,很多。我穿的衣服是我妈妈。

    这是对面餐馆里的一枚很飞的小萝莉,跟我说了一堆不着边际的话 其中很多篇幅是关于她发现别人丢了一塑料袋儿的小猫,然后她叫奶奶去捡了回来 放在箱子里 她就给抱到大水店里 其中一只就是虎纹的汤姆

    ----------

    到了晚上7点,终于能去参加了展览了,老子那时候已经非常叛逆了 尤其是参加的这个展览,是关于一种玩具兔子模型 最后有艺术品兔子六组拍卖 最高价卖了一万多 我已经叛逆到极点了,去喝了好几杯高脚杯才发现根本不是香槟!是苹果醋!

    然后我就出来了 艺术家的展览都没有暖气 冻得不行 去大水店里又烤了一下 才有勇气出门 一出门就看到月亮开始变化了

    接下来的事情 我现在也有点不理解

    我就走啊走啊 抬头看月亮 发现月全食蛮快的 走到昙华林街口 月亮只剩一半儿了 我想那我就看看吧 我开始站在那儿 一站就是一个小时!听了几十遍shivaree的《goodnight moon》 冷的我都开始自己在街头跳舞了 我就跟那儿一个人跳 还安稳自己 等会怎么也也应有点事儿发生吧 路上没一个人停下来和我看月亮的  大家都在匆匆而过低头看着手机

    然后我都快冷疯了的时候  终于看到了bloodmoon!我这么虔诚 对着月亮许的愿应该能实现吧!

    shivaree就不停的唱“what should i do i'm just little baby……

    ”来了个的士 我就赶紧上车走了


    然后我看了一小时月亮都快发烧了 还是没什么事儿发生 回家后我顶了两碗鸡汤洗了个热水澡才缓过来 12点多的时候一阵肚子疼 大姨妈就来了


    bloodmoon就是所有月球人都要来月经

    那么我希望那时的愿望成真 今日是水逆最后一天 威力还是巨大 但到了现在 事情又顺了一点 

    本周末会再度更加寒冷起来 

     

     


  • 2011-12-08

    2011年的圣诞魔咒

    Tag:

    2011年12月8日17:11。 Last Christmas ,I gave u my heart,汉街C&A。 自从2005年在欢乐寝室 听宁昊每天醒来反复弹唱to save me from tears长达一个月 这就成了我的圣诞魔咒,一听就叛逆 之后每年都不由自主的记录听到这丧歌的时间 并在第一时间和MAYA互通短信大骂一通 今天还听了两遍 还两个版本 所谓圣诞节 街上又该充满呕吐物和人群了 I'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也从来没出现 妈的法克!

  • 2011-11-29

    无聊时候就看书

    Tag:

    人生不是为了向绝望屈服 而是找到一方解药对抗存在的虚无

    --------------------

    我不太喜欢讲悲苦凄惨的事

    ---------------

    不过如今爱已经不时髦了,他们不停的写着爱,泛滥成何,于是人们再也不相信爱了。真正的爱人多是痛苦的。沉默的——不过现在已没有说的必要,再浪漫的情史都会成为过去

    -------------------

    我太容易欢乐了 太容易颤抖了 这是不正常的 因为同样的 我也太容易悲伤了